現在是知識互惠的時代

道德與政治上的責任,及科學的嚴厲要求,再再都迫使大學院校轉向第四世界,轉向最貧窮的人。首先,不是為了去教導,而是為了對話與學習。我所理解的大學學府乃包括他的組織與分支 ; 我所理解的大學學府,也包括所有這些公民,他們以某種方式掌握一小塊共有的知識 。現在該是知識互惠的時刻,這意味著所有的知者與那些被知識排斥在外者之間的交流互惠 。這裡談到的交流互惠是一個具體且嚴苛的要求,它所指的並非借給窮人一隻善意的耳朵,做出傾聽的樣子,以進行心理治療 。這裡所指的交流互惠意味著向一群社會階梯底層的子民就教,請他們向我們顯示他們的思想,及唯有他們才知道的知識,要求他們認真對待並信任我們。我們得清楚地意識到我們所要求的是甚什麼,我們建議一個幾世代以來一直浸泡在不安全感中的族群,和我們一起承擔新的風險 。

0 comments 新增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