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全民的呼籲

若瑟.赫忍斯基對全民的呼籲

Appel à la solidarité

編按 :1977年11月17日,第四世界運動二十周年慶,創立人若瑟神父在巴黎向政府、盟友、志願者和赤貧家庭代表(活水成員)發出團結關懷的呼籲。

對政府的呼籲:

我首先轉向政府,因為政府的首要使命是推動一個徹底摧毀赤貧的政治意願,也因為在二次大戰之後,公民慢慢將對抗赤貧的責任交給政府。這種卸下公民政治使命的風氣,也使得政府再一次將這個責任推給社會事務部獨自承擔,而社會事務部除了將赤貧的憂慮推託給基層社工外,他還可以做什麼?
公民拒絕對赤貧負責的結果是:處境最不利的赤貧同胞,在沒有任何其它援助的情況下,獨自面對公部門的社會福利單位。後者對這個沒有自衛能力的族群之生存握有驚人的權柄,因為最貧窮的族群既沒有發言權也沒有任何政治代表。

在法國,除了住宅部門外,政府的哪些成員曾公開聲明他們是極端貧窮現象的共同負責人,並表明自己願意與這個族群休戚與共?政府各部會的諮詢委員會也從不曾把第四世界當成議事的主題。

然而,今晚第四世界的家庭代表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這樣被漠視、封鎖在社會的邊緣,看到自己的貧窮被單一的行政組織在管理,而非透過所有人的共識與合作來脫離,是多麼難以忍受及不正義的事。

在追憶這些事實之後,我們到底要跟政府呼籲些什麼?

我們首先要求國家的元首,法蘭西共和國的總統,公開承認他應該確保底層飽受排斥的公民的權益,他務必要開創至貧公民儘快獲取經濟、文化與政治自由的各種途徑,在其他公民的聲音都能被聽到的各個組織中,他應該特別留意最貧困的家庭是否也有代表出席。

我們還要跟政府要求些什麼?為了讓這份責任能在最適合的情況下被承擔下來,我們要求元首在總統府指定一個代表,負責持續地追蹤及評估在法國的民主體制內,「根除極端貧窮與社會性排斥」五年計劃的制訂與執行情況。

今天晚上我們不會進入法案要求、法令實施細節及特殊章程條例的討論,第四世界運動自創立以來,就一直不斷地以赤貧家庭真實的生命經驗為論證,發展並提出法律的草案。今晚我們要堅持的是一種諮詢的精神與實踐,第四世界運動一直表明他隨時準備好要分享他的經驗與知識;透過這樣的諮詢與對話,極端貧窮的惡性循環才有可能被打破。

我們最後要向政府要求的是:肯定且大大地鼓勵民間對抗極端貧窮的各種創舉,並提供非政府組織各種行動所需的經費。

支持公民創造的自由就是刺激公部門,並保證公家機構革新的能力;這也是確保政府塑造民主新模式的方法,這個新型的民主無法忍受沒有政治力量的少數被迫處於沉默及赤貧中。

致盟友:

在國家層面之外,我要致言全體公民,因為,是他們決定了整個社會最終發展的方向和選擇。

面對排斥,第四世界向我們這群被承認的公民發出召喚,他呼籲我們在被排斥者和未被排斥者之間結盟: 一個可以轉化政治生活論據、時代思想、體制精神、立法精神與宗教生活的結盟。

所以,我們必需和赤貧者締結一個新的盟約,為了護衛世界各處被棄置不顧的族群。但是,為了忠於這個盟約,我們反對任何排斥底層百姓的社會政策;而且我們要確保處境最不利者,在政治 、經濟、文化與宗教生活的參與權。事實上,“徹頭徹尾 、貫徹到底”意味著我們要揭發一切使這些同胞處於劣勢,以及讓他們遭受拋棄、排擠的情事。

我們要將這樣的結盟關係帶回自己的家庭,帶回自己的生活圈,它可能導致我們必須放棄一些令人安心的想法,及一些既得的特權和優勢。

我們要將這樣的結盟關係帶到小學、中學,這些我們經常造訪的地方;我們拒絕拋棄功課落後的孩童、拒絕放棄因貧困的重擔而被壓垮的孩子們。

我們要將這樣的結盟關係帶到企業界,在那裡,我們要努力讓那些沒有機會得到專業培訓的人被錄用。在經濟蕭條的時期,我們必須有所行動,為了不讓他們成為第一批被剝奪工作機會的人,務使工人間的團結造福尚無一技之長的勞工。

這種結盟關係將推動我們,在我們的組織、宗親會所及我們所歸屬的各種社團及俱樂部中發揮作用,進而使貧困同胞獲益。

總而言之,無論在什麼地方,我們都不接受有任何赤貧者被遺忘或忽視的情況發生。在我們所屬的政黨內,我們要推動那些沒有任何人被排擠的社會計畫;我們要求政府實現的社會計畫必須訂定下列的章程:保護最窮困的人,並尊重他們應享的權利。

至於那些有信仰的人,但願藉由他們的虔誠與活力,他們所歸屬的信仰團體都能以最貧困的人為優先迎接的對象。

此外,幾世紀以來,教會不是一直都是祈禱和對抗戰爭、赤貧的地方 ? 她不也一直是對抗無知、對抗權貴和學究弄權的地方嗎?但願藉由他們,各大宗教再次成為窮人、沒機會受教育者及各種不義犧牲者的廟堂與宮殿,成為他們的盼望,成為強者卸下權勢進而奉獻分享之處,同時也表達出上蒼對壓迫、不義和仇恨的堅定拒絕。

在對抗戰爭、饑餓和護衛人權的運動中,也應該加上拒絕社會性排斥的奮鬥,因為事實上,這種排斥是迫害的最後階段,它違背人性尊嚴、違背對人類的敬重。

此外,如果可能,我們可以將時間用於對抗無知,可以喚醒並滿足赤貧同胞對讀書求知、學習藝術、詩歌及音樂的渴望。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中間的教育家、老師們,加入了這個運動所創辦的“街頭圖書館”,並帶領貧困區內各個文化據點的活動。

社會學者、經濟學者、心理學者們,我們應當參與這個運動的研究部門,過去15年間,這個人類關係研究中心努力不懈,企圖建立一個對赤貧族群的科學認識。

法學家們,我們應當維護赤貧族群的權益,並鞏固替他們創設的各種委員會。

國家代表、社會公益團體的負責人,我們應當一起工作,盡全力讓那些為赤貧者喉舌的代表機構,可以在國家的各組織中,以合作夥伴的身份,找到應有的位置。

護士與醫生們,我們應當在醫院及生育計畫中心,為無產階級以下最受剝削的同胞盡心盡力,維護他們健康的權益。

作家和記者們,我們應當創造一種可以接近缺乏教育者的語言,我們要揭發排斥貧困者的現象。

所有的人,毫無例外,都能夠且應當提供經濟的援助;所有的人都應當一起投身,並貫徹我們的理想與信念,直到愛與正義完全的實現。為此,我們可以:

——選擇一種方式對抗貧困,即使困難重重;

——揭發所有矮化人性尊嚴的情事。

這樣一來,我們和赤貧家庭的結盟也將成為整個國家的意願,一個要讓赤貧澈底消失的全國意願。

致持久志願者:

第四世界的解放是建基於你們,第四世界的持久志願者,這個運動的專職人員之上的,因為是你們開始了這場奮鬥。沒有你們,無產階級以下的階層,不可能進入當代的歷史;這群處境最不利的族群將只被視為“有問題的家庭”或“有問題的個案”。是你們,是你們在一個連幸福這個字眼都讓人感到害怕的世界裡,燃起了希望的火光。但是,讓第四世界進入歷史,也讓你們背負一些非盡不可的責任,如果拋開這些責任,這個運動就背棄了自己。

你們不顧一切困難與阻礙,不管政府的反應是多麼遲緩、缺乏活力,即使不被其它的組織機構所理解,即使受到許多的輕視,甚至有多年的時間被第四世界的家庭所拒絕,你們還是堅信這群子民的命運會改變,是你們創立了這個運動。

今天,這群最不受祖先遺惠眷顧的子民,開始站立起來,他們中間開始有人成為這個運動的活力成員。面對這個族群,你們應該扮演一個越來越活躍的政治角色。但是同時,你們也應該不斷地、更深入地進到新的地點,去尋找新出現的赤貧族群,隨時準備好要上路去尋找其他被遺忘的人群。

這個運動的意願是摧毀赤貧,不管赤貧以何種面貌出現,這個運動將繼續為第四世界重回另一個世界做準備。

但是,對一個完全陌生的另一個世界,要如何加入?要如何進入一個在歷史中把我們棄置一旁的社會?是你們,這個運動全職且持久的志願者,你們要繼續在這道排斥的銅牆鐵壁上鑿出洞口。

你們是享受完整公民權益的公民,你們選擇加入這個社會中飽受排擠的族群,你們要和他們一起反向航行;你們將繼續和那些新出現的被排擠者一起前進,直到沒有任何人被遺棄在城牆外。

你們選擇了和最貧窮的家庭一起建立命運共同體,你們現在是,將來也會是這群子民的見證人,你們見證他們的希望不會落空,他們並非罪有應得;相反的,他們的經驗對整個人類有著不可忽視的貢獻。

你們現在是,將來也應該是一批最接近不義犧牲者的人;你們應該站在最前線,和赤貧、饑餓與暴力的犧牲者在一起,你們要揭露、見證一切的悲苦,如果需要,就去敲主事者的大門並挑戰輿論。

你們必須以最貧窮者為核心,凝聚各方的盟友,你們必須在各方面自我陶成,你們必須將赤貧子民教導你們的一切傳達出去:讓他們受傷的是什麼?讓他們得以前進的又是什麼?

你們是標竿,是各階層的公民重新聚合之處;你們是發現哪些新地點該有所行動的先鋒,你們應該發現新的奮鬥方式,讓這場消滅極端貧窮的奮鬥結出真正的果實。

你們應該保證,讓最被排擠者成為各種改變、各種計畫中的首批受益者;讓各種計畫與政策徹底執行,直到沒有任何人被棄置一旁。

你們應該保證這場對抗極端貧窮的奮鬥能夠貫徹到底,保證處境最不利的族群不會在半路被拋棄。

你們應該確保那些已經站起來的赤貧家庭,帶著那些比他們更貧窮、更被赤貧所摧毀的人,一起往前走。除了你們,誰能保證此事?

將我們的生命和赤貧的徹底摧毀連結在一起的同時,我們將是一個新社會的見證人,一個與赤貧者團結一致的新社會。

我們所締結的是一個終生契約,我們接受這個契約背後的各種負擔與風險,也接受各種匱乏,因為這場奮鬥的成功在於這群子民的晉升,在於我們的自我消逝,為了讓位給這群子民的領導人。

致第四世界的家庭代表和活水成員:

第四世界的家庭代表和活水成員,在這個結盟所要求的投身中,你們是首要的關係人,這些投身關係著你們及你們的後代子孫。

你們拒絕過那種沒有指望的生活,拒絕被視為自身痛苦的負責人,拒絕被視若無睹、被視為廢物,這個運動從各位身上所繼承的就是這個堅定的拒絕;事實上,這個運動就是你們反抗不義所發出的喊叫與呼喚。

但是,你們知道,沒有你們的參與,誰也無法解放你們。你們有過太多被耍、被棄的經驗。你們也知道,那個與你們迥然相異的社會,和你們有著天壤之別:你們沒有同樣的利益,更沒有相同的想法和計畫。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你們是自己解放的首批保證者,你們是生活發生改變的首要負責人。

對你們來說,負責任意味著要繼續接受陶成、繼續受教育、繼續凝聚在一起,為了一起思考你們的生活條件,為了要求社會形塑一個適合你們孩子的學校,一個使你們得以獨立和穩定生活的工作,一個你們得以進入並參與的專業培訓,同時也要求這個社會還給你們參與文化和精神生活的權利。

為了尊重你們的家庭,為了讓你們的孩子得以享受親情,由你們親自養育、教誨,不必因為赤貧被迫骨肉分離,我們的目標應該訂為:未來十年,我們當中不再有文盲,每一個孩子不僅不會中途輟學,而且都能擁有成功的學習經驗。

毫無疑問,我們需要別人一起來實現這些目標,但是我們也能夠為此而付出。

讀過書的人可以教授他們的鄰居讀書識字;我們中的每一個人,不僅要替自己的職業訓練負責,也要替整個族群的專業訓練付出心力;我們要去報名終身學習的課程,並鼓勵我們的孩子一起去參加職業訓練。

負責任也意味著要加入各種家庭組織、家長委員會、房屋租賃者協會、工會和政治團體。你們有權利為了實現正義、和平及人權而奮鬥。

負責任也是參與人類最本質、最重要的一些奮鬥。在這些奮鬥中,你們與其他人是平等的,你們要在這些奮鬥中,要求大家一起拒絕赤貧的存在。

我們不能帶來高深的知識、也不會帶來金子和銀子,但是我們擁有其他人所沒有的,而且他們應當認識我們的經驗:我們對抗社會性排斥的經驗。

我們比其他人更瞭解什麼是真正的自由,因為我們一直生活在其他人的監護與管控中,依賴他人的慈善與救濟。至於平等,我們這些被歧視、被當作無用的寄生蟲的公民,清楚知道何謂缺乏平等。關於做人的榮耀,我們這些背負著蔑視重擔的人們,深深瞭解失去榮耀的代價。我們經歷過所有使個人、家庭及整個社會底層遭受羞辱與痛苦的經歷,如果我們聯合其他的運動,是為了增加大眾的敏感度,為了讓他們敏感到處於苦難深層的族群,敏感到赤貧者每天所面對的絕望與無助。

總結

今天晚上,我邀請各位締結的是一個介於社會底層及整個社會之間的盟約,一個介於被排擠者與未被排擠者之間的盟約。這個盟約應該改轉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應改轉化政治生活及當代思潮。今晚,我要求各位接受的是一個真正的契約,一個介於赤貧人口、政府與公民之間的契約。

這個契約的挑戰在於建立一個真正的民主,這個民主機制將懂得記取教訓,因為,我們所聲稱的民主,在過去一直不公義地對待了處境最不利者;今後,它應該重新修復這群子民的公民責任,讓他們和其他人一樣,得以成為享受完整權益及善盡各種義務的公民。

(全文參看附件)

———————————————————–

原文文本:法文

譯者:李志剛、楊淑秀 ( 2005年10月)

校正:   2016年11月

阅读 下载
0 comments 新增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