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於實現人人享有家庭度假的權利

休息、休閒和度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被認為是必不可少的活動。 在這篇1986年的文章中,Joseph Wresinski神父提醒我們,最貧窮的人往往被剝奪了這種權利。

隨著暑假的靠近,

整個貧困區瀰漫著騷動的氣氛。

孩子們變得更為煩躁,有時甚至是無禮;

他們越來越無法忍受學校生活及學業的挫敗。

家長們則更堅決地要求喘口氣:

「暑假快點到吧,好讓我們的耳根得以清靜…

 

但他們私下暗自思量:孩子們真的需要放假,

他們總算可以好過一點,這下他們可以學些東西了。

他們當中某些人,從二月起就開始存了幾塊錢,

大部份的人提前花完這筆錢,

因為總是有額外的費用需支付:

診療費、遲付的房租、累積的債務。

這些支出都需指望那筆為了假期所節省下來的錢,

也許也指望著好運到來。

他們計劃著:

「我們要帶著孩子一起去家庭渡假中心,

或去外公外婆家。

 

傑克先生說:

「這將是個重大的轉折,我要去戒毒。

有人答應讓我們去汝拉省的家庭渡假中心一個月,

然後我可以找到一份真正的工作。

 

但是,假期越是接近,

這些家庭越是被恐懼所攫獲。

今年沒辦法去了,因為他們生病了,

爸爸沒找到工作…

然後,要怎麼把孩子全都送到夏令營呢?

所以,他們會儘量避開社工員,

因為一大堆表格都沒填好。

有什麼好填的呢?

反正孩子們會一直留在家裡。

當孩子們談論假期時,

大人們變得不耐煩,

開始找一些罵人的藉口。

黃昏,孩子們在馬路上逗留得越來越晚,

因為家裡的氣氛不對;

特別是五月和六月,

常常是法院查封及房東攆人的季節。

所以,小孩子被踢打,大孩子則理直氣壯地說:

「夏令營,爛死了!

 

我想到愛絲丁太太,

多年前,她的八個孩子無法參加夏令營,

因為沒錢,沒衣服,

有八天的時間,她避不見面,

有一天晚上,已經很晚了,我正準備要入睡,

她輕輕地推開門,不出一點聲音,

進到我的木板屋,

在一個板凳上坐下,低著頭開始哭泣。

一段時間之後,她低語著:

「他們已經連續三年沒去任何地方,

他們的爸爸喝酒,他們長大後會變成怎樣?

 

我們不願讓自己的孩子落人之後,

但是,我們能否生活在一個

窮人家的孩子

無法實現任何夢想的世界?

 

0 comments 新增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