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出身不凡

作者: 若瑟.赫忍斯基(Joseph Wresinski)

編註:1973年5月19日至20日,在法國安省(Ain)的沙貝樂(Sappel)第四世界的年輕人第一次大型聚會,若瑟神父對年輕人的談話。


令人害怕的一群人

你們的先輩被隔絕在巴黎的城門外,而你們是繼承者。大家都害怕你們的父母和祖父母,他們被聚集在過去所謂的紅色地帶(banlieue rouge),別人阻止他們進入巴黎。

不要以為那是過去式,人們利用你們的父輩和祖父輩建造巴黎公社,他們成了別人手上的棋子,不是去向凡爾賽份子開槍 ,就是讓凡爾賽份子射擊巴黎公社社員。

在法國大革命的時候,別人利用你們攻下巴士底獄,然後你們被定置在美麗城(Belleville)這片勞工聚居區,在那個時候,你們又一次被踢出巴黎的城門外。

法王路易十四把你們關在主宮救濟院(Hôtel-Dieu)和法蘭康妥救濟院(Hôtel des Francs-Comtois),他把你們關起來,因為你們沒人要,你們的祖父沒人要,你們的曾祖父也沒人要,在十八世紀,你們被稱為耗費爵爺荷包的窮途末路者,不久前,希特勒把你們跟瘋子混在一起,送你們進去焚屍爐。

這就是你們的出身,你們就是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的族群,你們的歷史就是一頁又一頁,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群眾的歷史,別人到現在都還在怕著你們。

一群知者

這就是為什麼,昨日一如今日,別人把你們放在流氓混混之列,把你們放在無家可歸者之間。

以前,人們說你們是暴徒、是無業遊民;不,你們既不是無業遊民,也不是暴徒。我們都知道,你們有話要說,比任何人更甚,你們要幫助這個世界認清真相,免得這個世界麻木不仁,這就是為什麼別人都不要你們。

正因為你們經歷過不義,所以你們知道正義為何物;正因為你們沒有一技之長,所以你們知道工作為何物;正因為你們沒能好好求學,所以你們知道受教為何物;正因為你們被切斷友誼,所以你們知道友誼的深意。這就是你們的族群,你們之所是。

這就是你們今天的發現,你們出身不凡,你們不是天外飛來一筆,你們繼承了世界的苦難,人們在你們肩上施加了一代又一代的窮苦,以至於你們無法抬起頭來,無法跟世人揭發真相。

並非輕如鴻毛

在這裡,你們不過三百人,但是,你們代表了其他人,那些沒能來的,還有那些因為沒能到場而感到失望的人,那些跟你們有著同樣憂煩、懷抱同樣志願的人,他們的志向跟你們完全相同。你們跟他們志趣相投,不是為了參加一個小團體或俱樂部,你們不是那種參加俱樂部的年輕一代,你們是第四世界的年輕一代,你們是抬頭挺胸的世代,你們有話要跟這個世界說,你們並非輕如鴻毛的世代。

你們年輕的這一代,渴望學習,想要表達,希望別人能夠理解你們;你們年輕的這一代,想要進德修業;進德修業的意思是,想要理解這一代的經歷,並將之與他人分享。你們這一代想要工作,想要駕馭自己的人生;不是依賴他人,而是參與工會、政黨;對於有信仰的人,則是歸屬於一個教會,好能借重你們改變這個世界。你們這一代的年輕人想要愛和被愛,想要獲得尊重,因為你們值得尊重。這就是為什麼你們想要得到職業培訓,擁有一技之長,你們希望弟弟妹妹能夠在一所真正的學校學習,你們希望高中向你們開放、大學也成為你們的殿堂;你們希望貧困區的居民都能好好過活,和樂融融。

你們希望工會能夠關照你們,希望各政黨能夠護衛你們,你們也希望教會的神長跟你們站在同一邊,因為那是他們唯一應該站的一邊。

你們希望年輕人擁有組織工會的權利,政治的權利,你們渴望一切能夠造就年輕人的作為,你們想要世界有所改變。

你們不想成為隨隨便便的一代,你們被辛苦的勞動雕鑿,被嚴重的輕視烙印,被過度的缺乏雕鑿,被烙印,你們中有些人被飢餓和乞討烙下印痕,你們有著高尚的自尊,毒品或殉道者的遊戲不屬於你們。你們這一代想要改變,你們也知道改變是可能的。但是,你們不想變成貧民窟的漢子,你們不想在史坦(Stains)給自己弄個小區,也不想在紐約或佛里堡給自己蓋個小窩。

你們希望年輕的工作者能夠加入你們,你們希望年輕的工人跟你們站在一起,你們希望年輕的共產黨員跟你們在一起,年輕的基督徒也跟你們在一起,你們不希望變成孤單的一群。

昂首挺立的子民

跟自己說,我們有三百個人在沙貝樂(Sappel),我們會很有力,光是這樣說是不夠的。不 ! 我們跟大家在一起,跟所有那些可以教我們一些東西的人在一起,但是,我們也有很多東西可以教給別人,因為我們經歷獨特,因為我們之所是 : 我們是一群願意凝聚眾生的年輕人,凝聚每一個有心的年輕人,好能改變這個世界。

我們的父母是一群被排擠的子民,我們出自這群子民;我們要揭露這個世界的平庸和不義,我們想要成為這群子民,昂首挺立的子民。


原文標題: Votre lignage est de haut rang

 

0 comments 新增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