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名

A l’honneur d’un nom

作者:若瑟‧赫忍斯基

不論我們的處境為何,太多時候,我們挪用「窮人」的品質。然而我們卻不能任意聲稱自己是窮人。

最近我一直思考這件事,這些日子,我有機會在許多不同的國家與該國最貧窮的家庭相遇,同時也有機會與派遣到這些國家的持久志願者交談。我一次又一次地在內心深處默念他們的名字,同時想像他們所處的境況。他們的生活條件讓我感到憂慮,他們將自己的未來與處境最不利的家庭相連結,為使這些家庭有機會出離貧窮。我看到他們沒有任何權勢與榮光,而且,常常無法得到親人的理解。

讓我感到震盪的是,這些身無長物的志願者,不曾聲稱自己是「窮人」。將這個名字從真正因饑餓、疾病、無知及赤貧,而日日受苦的人身上奪去,我猜,這想法不曾進入他們的思慮中。這些家庭在每一種社會都被視為多餘,他們至少有屬於一個名字的榮銜,即被稱為「窮人」。

我們有什麼權利使一個名字變得平庸?名字,不是代表一個人嗎?不當的使用難道不是對當事人的藐視?當我們擁有智識、金錢、政治、宗教的權力(power),及被肯定的好運時,我們還有什麼權利(right)將這個名字所代表的光榮,貼在自己身上呢?

必定是這個深刻的尊敬建立了志願者與第四世界家庭間的共識,同樣的尊重也使他們挺起身來,不只為了改善他們的運命,也為了所有赤貧家庭的未來。

本文譯自第四世界運動月刊Feuille de Route,1984年1月,第134期。

0 comments 新增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